想吃火锅

【长得俊】柴米油盐(4)


10

林彦俊也不知道自己对尤长靖的这份心意该如何形容。

一开始就觉得这个小团子白白胖胖的笑起来很可爱,见谁都笑嘻嘻的。

后来发现,他是个那么矛盾又纠结的人。

明明嘴上说要减肥,却总是眼巴巴的看着别人餐盘的食物。

明明看起来很软萌,却喜欢瞪人凶人还会不知道从哪学的摔瓶子。

明明是个处女座,洗澡却只要五分钟吃东西还会把油滴在衣服上。

 

而自己在认识他之后,也变成了一个矛盾又纠结的人。

总喜欢去逗他,想看他奶凶奶凶的锤自己的手臂。

总喜欢去cue他,想看他窘迫又呆萌的恼羞成怒。

总喜欢去吓他,想看他害怕尖叫还要嘴硬故作镇静。

尽管这样,还是忍不住去关心他保护他,

咳嗽了为他准备药,踢被子了默默帮他盖好,被吓到了静静陪在他身边。

怕他饿会准备好小面包,怕他馋会订外卖投喂,怕他想家会天天讲闽南语。

 

林彦俊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了。

见不到尤长靖的时候会想他在干嘛,见到了就会为他的一个表情一句话而牵动。

撒娇的他、生气的他、吃东西的他、练习时的他,怎么都看不腻,怎么都很可爱。

当有一天这个人用“体贴”来形容自己的时候,他才惊觉原来自己为他做了这么多事,原来自己这么在意他啊。

 

11

“林彦俊,我和你不在一个宿舍哎。”尤长靖看着宿舍门上的名单,语气有些郁闷。

“是吼,怎么办,晚上没人给你讲睡前故事了。”林彦俊故作轻松。

“哼,谁要听你无聊的鬼故事和冷笑话!”尤长靖转身拉过行李箱走向隔壁宿舍。

“啊!尤长靖我们一个宿舍哎!一家人~”林超泽激动地抱住小尤。

林彦俊冷冷地看了他们一样,内心很想送分配宿舍的工作人员一拐。

 

以前林彦俊觉得看着陆小芙和林超泽在尤长靖身边转就会觉得很晃眼。现在来了大厂才知道小芙和小超人都是自己亲人。

他看了一眼和尤长靖一起练声的陈立农,心里盘算着要以什么理由把这个孩子支开。

“农农,我觉得你这个音不对哎,应该是啊~~”尤长靖在用心的给陈立农卡音调。

看着坐在钢琴前的两人靠在一起一字一句地练习,林彦俊觉得自己“啪”地一下任督二脉就打开了。

 

“哎,林彦俊,尤长靖在里面吗?”路过的灵超看到站在练习室门口的林彦俊问到。

“他在里面教农农。”林彦俊回答。

“最近他俩怎么总在一起,我想找长靖练歌都没时间。”灵超小声嘟囔着。

“小弟,你在这干嘛?要不要去小卖部?”木子洋凑了过来。

“要!”灵超跑过去很自然地挽起木子洋的胳膊。

“我们先走啦~”两人向林彦俊挥手告别。

尤长靖什么时候才能开开窍对自己这么主动?林彦俊有点羡慕起了木子洋。

 

12

“你们最近有没有觉得林彦俊很低气压啊?”林超泽在宿舍里问到。

“我觉得还好吧,他不总是这样面无表情吗?”陆小芙冲着芝麻糊回答。

“我说你一天才见他几面?总往外跑也不见个人影。”林超泽一个白眼翻过去。

“那不是呆福瑞的鸡蛋吃不完了,我去帮他啊。”陆小芙支吾着强行辩解,“那长靖你说,你发现没有?”

“啊?”刚吃完一袋魔芋丝的尤长靖突然被cue,“那个,可能是,最近饭菜不合口味吧。”

“你说的是你自己吧!”林超泽对这两个人表示无语。

“那去问问他嘛,我们也猜不粗来了啦~”尤长靖说。

“可以,你去!”陆小芙和林超泽达成了一致。

 

“林彦俊在吗?”尤长靖敲开了林彦俊宿舍的门。

宿舍里没有人,洗手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尤长靖推测应该是林彦俊在洗澡,“他洗的那么慢,我还是先回去好了。”尤长靖小声嘀咕着。

“啪——”洗手间门打开了,林彦俊从里面走出来。

他穿着自己的睡衣,刚洗过的头发还在滴着水,身上有着好闻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混合香味,像是夏日清凉的橘子汽水,尤长靖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在咕噜咕噜的冒泡泡。

 

“有事?”林彦俊一手用毛巾擦头发一手顺带把门关上。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嘛~”尤长靖自然地跟在他身后。

“奇奇怪怪的。”林彦俊嘴上硬撑着但是心里对于小卷毛来找自己的这件事还是十分开心的,“你不会是想去小卖部了吧?”

“没有!”尤长靖矢口否认,“我已经决心戒掉零食了。”

“呵。”林彦俊表面上冷笑一声,脸上早已不自觉地带上了微笑。

 

“好心好意来关心你,还不相信我。”尤长靖故作委屈地低下头。

“嗯?”林彦俊也顺势弯腰低下头想看清他的表情。

“看你最近好像心情不太好啦~”尤长靖猛然抬头看向林彦俊。

“哦呦,是怎样?我心情不好是因为什么你不知道吗?”两人脸靠的很近,清晰地可以看清对方眼睛里的星星和微微翘起的睫毛的弧度。

林彦俊身上好闻的味道一下子就占据了尤长靖的心神,“我怎么会知道?”他慌张的别开脸小声说道。

“你真的不知道?”林彦俊慢慢靠向他,两人距离缩得更近,甚至可以看到尤长靖脸上的小绒毛,像水蜜桃一样粉嫩又可口。

林彦俊的身高优势使得尤长靖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感,他不敢正视他的眼睛,怕自己的心情被他捕捉到,又怕自己误会他眼中的感情。

“你这样很奇怪哎。”,尤长靖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半步。

“第一个字。”林彦俊微微叹了一口气。

“哈?”紧张过度的尤长靖没有听清他的话,好奇地张着大眼睛盯着他。

 

“哎,长靖你来我们宿舍了?”刚训练回来的陈立农走了进来。

“啊,农农你回来了~”尤长靖一个激灵,连忙推开林彦俊向门口的人招了招手。没有注意到被推开的人脸上不爽的神情。

“是吼,你们在聊什么?”陈立农摸了摸脑袋。

“没什么啦,你们早点休息吼,我先回去了哈哈哈。”尤长靖感到气氛有一丝尴尬,小跑着溜到了门口。

“林彦俊你太明显了吧。”看到尤长靖一脸紧张地溜出了宿舍,陈立农不禁调侃林彦俊。身为大酷哥的室友和小甜心的同组队友,心理年龄25岁的陈立农仿佛从林彦俊的一举一动中捕捉到一丝不一样的情愫。

“是他太蠢。”林彦俊侧过身,看向窗外的星空。

尤长靖啊,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不知道我是在吃醋呢?


评论(1)

热度(83)